您好,欢迎来到欧亚国际!

微信扫码

联系客服

    手  机:14787087054

    微  信:HNGJ1599

    地  址:四特区勐腊

     

     

欧亚经济论坛

添加时间:2021-03-03 14:24 点击:
勐腊欧亚国际客服电话:14787087054 微信:OYGJ199 QQ:1811280999 地址:四特区勐腊

    但是政府这几年虽然没有提延迟退休的事,但实际上是在做这方面的工作,其主要表现在:
 
    首先是卡紧了以前的可以提前退休政策,比如特殊工种、病退等,现在都管得很严了,以前能办的现在都办不下来了。
 
    二是对女性延迟退休这块走得快些,比如灵活就业女性得55岁退,副高以上职称或副处以上职务的女性可以60岁退。
 
    三是某些地方对高级职称的人员退休年龄有更多的延迟,如上海市在96年就有规定副教授、副研究员以及相当这一级别的高级专家可以延长至65岁退,教授、研究员以及相当于这一级别的高级专家可延长至70岁周岁。
 
    这些政策主要是针对知识分子和干部,虽然说满足了这部分人的要求,但是却对基层工作带来了矛盾。例如某学校在2020年有四位女性到55岁退休,她们也在两年前退到二线,减少了课时量和其他工作,学校也计划着她们今年退休后,学校补充年青的教师来增加教学力量,分担其他教师的压力。可是这四位女教师都上了副高,按政策是60岁退,她高兴了,可以在学校里多混几年,虽然辛苦点,但收入多不少。可是对学校的教学工作却没有一点好处,还增加了麻烦。
 
    如此这样的情况在很多单位都出现,如果是真正能做事、能解决问题的人延迟退休,单位还能受益,可是绝大多数的这类人在单位并不能做什么事,但他们的待遇和地位不低,既不能做什么事,还挡住了中青年人才的成长,最近闹得沸沸扬扬的副职举报正职事情,有人说背后就有这个问题。
 
    延迟退休政策有关部门还在摸索中,至于到底怎么搞,还没有具体的时间表和方向。